運動也瘋狂~加拿大倖存者運動的地景與視野

多倫多與台北的精障運動經驗參照工作坊

時間:上半場:5月07日(六)pm12-1播放紀錄片Working Like Crazy /pm1-5 工作坊

       ps.如果您從未聽過多倫多的倖存者運動,歡迎您先來看片,暖身兼補充背景喔

   下半場:5月21日(六)pm1-5 工作坊

地點:慈芳關懷中心(新北市土城區中正路186樓。土城捷運站2號出口,步行約5分鐘)

   交通及地圖可查詢部落格: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cihfang

什麼是精神疾病/醫療倖存者運動?

多倫多的倖存者運動是怎麼發展出來的?

為什麼他們會有由精障者自主經營的社區復健中心,另類事業等等自決實踐?

台灣的精障運動,可以從多倫多的經驗裡學到什麼?

 

 

 在台灣身心障礙領域工作將滿10年時,

 2008.10底,我去多倫多待了2年,

主要是去瞭解他們的精神疾病/醫療倖存者運動(psychiatric survivor movement),

其次是看看在西方已經竄起30多年、現在正火紅和充滿爭辯活力的身心障礙研究(Disability Studies)到底是什麼。

 

在這兩年裡,

我很幸運地有機會跟當地從8020出頭歲的倖存者運動倡議者認識,

他們之中包括大學老師,研究生,戲劇工作者,

公司老闆,社區服務組織的執行長,主管人員,圖書館館員等等。

因為他們仍然同在一個社會空間裡交織行動,

我得以通過直接的觀察和互動過程,

摸索多倫多50多年倖存者運動的社會與政治歷史,

掙扎與奮鬥傳承,和他們當前實踐的理路與矛盾。

 

不過,在探究多倫多倖存者運動的過程裡,

對我而言最大的收穫其實是來自:

因為多倫多相對於台北的巨大政治和社會歷史結構差異,

刺激我用新的歷史和跨地緣政治的視角,

重新回觀台灣的實踐,

然後再試著發展一種來回多倫多與台北之間的相互參照視框。

 

我最開始的好奇是:

在多倫多,

由消費/倖存者所發動及主導其中包括倖存者所經營的另類事業)的實踐,

以及他們所展現出來的自決和基進性,是怎麼發生的?

為什麼台灣沒有這樣的倖存者運動?

我們該怎麼樣歷史性地描述台灣的實踐脈絡?

我們的運動指向性與方法又可能可以是什麼?

請前來與我一同分享和討論我的發現與思考。

 

報告人:田淑蘭(輔大心理所博士候選人)

 

主辦單位:快樂學堂人民連線.台北市康復之友協會辦理新北市慈芳關懷中心

協辦單位:台灣行動研究學會.異於常人算障社會聯盟推動工作群(算障團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快連線 的頭像
快連線

快樂學堂人民連線

快連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