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民民主‧生活政治學院          2012春夏講堂~家屋.家人與社區

 「身心復元之道—體制矇蔽與知的權益~

 身心復元我做主」

日期:本週五(518)下午6:00-9:00 6:00-6:30報到)

 

地點:士林公民會館202-203教室(捷運2號出口,士林區大東路75-士林分局對面)

費用:每一堂課50元,現場收費(含講義、場地、講師費等行政費用)

 

【主題說明】

我,王育慧,是一個在急重症領域服務了九年的護理師,一個每天將病人的身體作為戰場的護理工作者,也同時是一位被DSM(精神醫學診斷手冊)診斷、命名為精神分裂症母親的大女兒。在護理專業領域裡頭敏熟地操作著理性/科技與技術化/經驗式的分類成為一個堪稱專業、倍受信任的臨床執業護理師之後,對於醫院的氣味、腳步、眼光和點滴融滲在護理人的身體記憶(包含技藝與直覺),均感到熟悉極了…過去我擁護的實證醫學信仰,堅信藥物能有效的控制、抑制、消除造成干擾行為的「症狀」。

但,如果深信主要問題是出在人類大腦的神經化學傳導物質(多巴胺)不平衡所造成,那麼我要如何能聆聽到母親?如何理解她的擬象經驗?住院四次、流浪過十八天、整顆腦袋被精神科藥物一試再試「嚐試矯正、減少幻聽幻覺」的慢性精神分裂症的母親,是怎樣地要在這樣重重制度性的擠壓中還能發出自己的聲音?母親常常無法表達完整的話會有人相信嗎?長達二十三年來的家內拼搏,一個護士女兒承襲著西方醫學「以問題為導向」的思考固化模式,識不了關係與壓迫,在專業醫學語言正、負性症狀的觀看下所衍伸出的誤植與對待,使得我很可能一直以疾病視角壓迫到了最摯愛的母親….。

掉落在社區裡頭的眾多瘋狂家庭(發病者、照顧者、發病者的子女與手足)封閉而邊緣,在身心症已幾乎全面醫療化下,我們有沒有不同的認識框架?健保給付與藥商又是如何的強力促銷簡單、易攜帶並宣稱無副作用的精神科、安眠藥物?而這些是否都太過輕易的抹掉了人之所以在社會中發病、癱瘓了的體制性因素和朝向自己生命議題的改變呢?

終於開始能聽懂了母親對自己病身的表達和抵制,母女之間相互變化著彼此。長期代母看診的我於是持續地在給精神科藥物的「鬆」與「緊」中主動學習與做功課,嘗試朝向漸次減低劑量(以最低劑量甚至能不用藥物的可能性)方向,謹慎的自主性調藥與跳起了與主流精神醫學診間協商的探戈舞步,發展出更多的社會治療遊戲與母親的「擬象生活經驗」互動,來靠近、承認以承接住踏不出家門的母親,而母親也正自主性的開始發展出屬於自己的身體智慧和表達方式…

 

主  辦: 人民民主陣線士林工作站

主持人:夏林清(輔大心理系教授‧民陣士林工作站召集人)

主講人:王真心(輔仁大學心理系講師)、王育慧(輔仁大學心理系碩士生)

創作者介紹

快樂學堂人民連線

快連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